協會官方微信

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題論述  >>  正文

王林:形勢變了

發布時間:2021-6-23     來源:正和島    點擊率:195

形勢,正在悄悄起變化。

全球芯片短缺危機、人民幣從7.2升值到6.3、大宗商品持續漲價、國際物流價格暴漲……

這些都是新近發生的一些經濟現象。許多人擔憂,一場全球性的通貨膨脹或許將會到來。

這個問題,將會如何影響企業和個人?又該如何應對?國內、國外最近有哪些最新的形勢變化?2021年乃至未來更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將面臨怎樣的大格局?正和島首席經濟學家、大勢觀瀾塾首席導師王林教授給出了自己的一些思考。

 01國際形勢

今天我講的主題是《形勢與對策》,首先來看國際形勢。

1. 全球經濟“行為短期化”

國際形勢現在變化很大,我們首先要關注拜登他在推動出臺了1.9萬億美元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之后,現在準備推動規??赡芨哌_3萬億至4萬億美元的新經濟刺激計劃,這個數額還有可能繼續上升。

美國玩的這款游戲,其他國家也必須跟進,因為行為的短期化是政客不分國別的共同特征,現在全世界都有這種趨向,就是行為短期化。這個也能理解,假如今天都過不去,你很難考慮明天或后天的事情。什么概念呢?美國它在放水,在推動經濟,如果你不放水的話,那你就會吃虧,所以大家一起來放水。

現在所有的經濟體都在大規模地超發貨幣,基礎貨幣的超發現在已達到天文數字,達到全世界范圍內的低利率、平利率,甚至在歐元區的負利率,這在現代歷史上,從未發生過。

現在有一個問題,這個貨幣的超發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并不是太明顯,美國比較明顯,現在經濟恢復得很快,但除了美國之外,其它國家拉動得都不太明顯,而現在貨幣超發了,導致所有的資產價格都在上漲。

美國做法對我們中國的影響,大家看幾個數據:

2019年我們GDP的增長是6.1%,但是M2的增長是8.3%,這就已經超過了GDP的增長。(中國的M2,我們叫“廣義貨幣”)

2020年最夸張,GDP增長2.3%,M2增長10.2%,我們看這個貨幣供應有多大?,F在不管是銀行的貸款還是債權,發得都非常猛,非常兇,這都值得我們高度關注,它給我們直接帶來什么呢?

2020年4月-2021年2月,銅漲價67%,現在已經超過100%,鐵漲價超過44%,銀上漲了82%,能源指數上漲了172%,原油指數上漲了170%。

再看今年,我國今年從1月份到現在,塑料上漲35%、鋁材上漲37%、鐵價上漲30%、不銹鋼上漲45%、鋅合金上漲48%、玻璃上漲30%。

再看期貨市場,也是這樣,以上海為例,滬鋁是13年的新高,滬銅是15年的新高,鐵礦石是歷史新高,過去7個月螺紋鋼上漲79%,動力煤上漲73%,玻璃上漲84%。

大概半個月前,我在天津一家做鋼材的集團考察,現在過剩得不能再過剩,夕陽得不能再夕陽,鋼鐵漲得非常厲害,這是對產業進化發展規律的羞辱。

如果不出意外,上游企業的狂歡很快會轉化為下游企業的停產甚至破產,沒有幾家上游企業扛得住。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一些企業家接了單后覺得做不下去,上游在漲,但是銷售價格并沒漲,至少沒跟著上漲,就是說它接單越多,虧得越多。

李克強總理在一個星期內兩次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主要是部署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的工作,保持經濟平穩運行。我們知道大宗商品,像鐵、銅、鋁都在上漲,上游漲得非常厲害,但下游不能漲,企業根本扛不住。

但扛不住的話,就意味著破產。對企業來講,要么停產,要么倒閉,要么往下游傳導,所以國務院非常重視這個事情,提出了一系列要求,采取了很多辦法。

我們現在最怕什么?最怕價格向居民消費品傳導,如果引起了通貨膨脹,這就太恐怖了,所以克強總理一個星期內開兩次會,就是講不能夠讓我們的居民消費受到影響。

2. G7集團公然提出遏制中國發展

大家再注意兩個事情,一是6月11-13日在英國卡比斯貝舉行的G7峰會,二是6月14日在比利時召開的北約峰會。這兩個會是銜接的,是連著開的。

這兩次會重要的目標就一條,抑制中國的經濟增長。這次的G7和北約峰會還邀請了印度、韓國、日本、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印太地區的核心國家參加,而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和拜登在預調會中見面,首次明確地提出要聯合起來抑制中國的經濟增長。

外交辭令一般來講,都會非常委婉,一般就講價值觀、人權,往往是繞彎子的,但這一次根本不繞彎子,直接說我們開這個會就是不讓中國經濟增長,這已經放棄了外交辭令,撕破面紗、圖窮匕見。公開講意識形態問題,就是不讓中國經濟增長,就是把你遏制住,并且是全世界的大國聯合起來遏制。

可以說,一個同時跨大西洋、跨印太的圍堵聯盟已經在事實上形成了,國際形勢不容樂觀。

美國現在也開始非常少見地運用它的舉國體制,在美國東部時間6月8日下午,美國國會參議院以68票贊成、32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長達1400多頁的《2021美國創新和競爭法》。這項法案向美國的研發和半導體等關鍵領域撥款約2500億美元,應對中國的科技競爭。

我們中國有舉國體制,這是我們一個很大的優勢,美國現在也是這樣,國家和企業共同發力和中國競爭。 

G7集團這次除了要遏制中國的發展,還有兩個決定:

1. 高利潤跨國公司在各個國家的市場份額需要拿出其利潤的至少20%重新分配。
    2. 全球執行至少15%的最低公司稅。

達成這個協議,目標是為了推廣全球。這個G7集團定下來后,不是說這7個國家遵守,而是要求全世界遵守,從而定義全世界的稅收格局。 

特朗普的稅改是降稅,拜登的稅改是加稅,拜登政府稅收的主要計劃有:

1. 將美國企業所得稅從現在的21%提高到28%。
2. 將跨國公司的全球最低稅率提高至21%,并且逐國計算。
3. 新增對企業帳面利潤征稅的辦法,稅率為15%。

大家注意對企業帳目利潤的稅收將來在全世界的標準就是15%這一條很重要,它可能產生什么影響?

第一,將全球稅改從減稅扭轉到加稅的方向,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變革,對于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有影響,我們國家可能也會跟隨這個方向轉。

第二,全球最低稅率有望形成。全球最低稅率是指跨國公司應承擔的最低稅負。這個問題之所以出現,主要是跨國公司利用各國政府競相吸引外國投資,紛紛出臺各種稅收優惠政策和形成的稅率鴻溝,通過各種方式轉移利潤,最終使其所承擔的稅負低到完全不合理。

為了應對這個問題,經合組織在“全球稅收改革方案”已經提出全球最低稅率設定為12.5%,以確??鐕髽I最少要交一次稅,當年特朗普就拒絕經合組織這個建議,而拜登上來后,不但同意最低交稅12.5%,而且最低要交15%。

有媒體就問,你們那個G7和你們的北約峰會達成這么一個稅收的方案,你們怎么能夠確保中國會同意?

結果美聯儲主席耶倫的回答是“我們不需要他們通過”。當你理解協議的細節就會發現,它并不需要所有國家都同意,協議有辦法處理抗拒者,非常硬,你要是不按照美國和G7國家所定的這個方向走,它就會對你加稅,你的產品進入到它的國家就會給你加稅,加到你愿意同意他們的這個協議為止。

3. 拜登非?!袄暇殹?

國際上有人曾認為特朗普是對中國最不好的,拜登上來會好一些,但注意,6月3日拜登簽署法令,禁止美國購買59家中國公司的股票,其對中國國有企業的制裁范圍已超過了特朗普時代。

今年3-5月期間,拜登經過一系列的操作整合,拜登政府和日本、和韓國、和中國臺灣簽署了一系列的協議和備忘錄,規劃了半導體行業未來的發展途徑和戰略性、階段性目標,成立了美國半導體聯盟,牢牢把控了現代工業的頭部產業,把中國完全排除在外。

為什么拜登和日本、韓國、中國臺灣簽署系列協議和備忘錄?

因為芯片是最高端的產能,韓國的三星和日本以及中國臺灣的臺積電,現在拜登政府和世界上頂級芯片生產廠家全部都簽了協議,就是大家一致對中國進行禁令。

中國現代工業核心的核心就是芯片,已經把中國完全排除在外了,然后拜登又不依不饒,又協調歐盟凍結了《中歐投資協定》?!吨袣W投資協定》本來已經通過了,現在拜登又通過協調凍結了這個協定。

拜登和特朗普有一個很大的不同,特朗普他是單打獨斗,美國同時向中國、向歐盟、向日本征稅。拜登不是,拜登非常老練,他是聯合世界其他的發達國家甚至是不發達國家,一起向中國發難。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對手。

“我們將專注于確保民主國家市場,而不是中國或其他任何國家,以便制定21世紀的貿易和技術規則,世界主要民主國家將為升級基礎設施以及數字和醫療基礎設施提供高標準的替代中國的方案?!?

這個是拜登剛剛接受《華盛頓郵報》的表態,毫不掩飾,我們現在面臨的國際形勢可以說是相當嚴峻,他們完全不用遮擋、不用掩飾,就是明打明的,在兩個方向,一個是貿易規則,一個是技術規則,都要把中國卡住,這一點已經非常明確了。

02國內對策

有企業家跟我講,現在我們沒辦法再干下去,上游漲價漲得不得了,下游又漲不了價,漲價也賣不出去,那么我們現在怎么辦,中央是不是不知道。

據我了解,中央是非常了解情況的,已經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1. 增加國家科技力量

未來幾年,中國需要在科學技術上,做出革命性的進步,否則單靠勞動力來改變中國目前遇到的困境,很難,必須要有科技的突破。

第一個破解方法,就是增加國家科技力量。我們原來有一些企業家還認為我們那個芯片,28納米沒問題。我告訴大家,28納米都有問題,原來是沒問題,我們原來能夠生產,但現在美國《無盡前沿法案》里面已經明確地指出,不但不能向中國出口高端芯片,而且不能用美國的設備來制造為中國提供的高端芯片,又接著宣布,不但不能用美國的設備,而且不能夠用美國的技術框架,技術框架也不能用。


現在我們65納米和130納米的都處于國家鼓勵的范圍。芯片是現代工業的一個核心部件,我們被卡得非常厲害,同時可以看到,2021年5月7日IBM已經宣布,研制出了2納米的芯片。這意味著一個指甲蓋大小的芯片能夠容納500億個晶體管。

我們現在有很多人用了iPhone12,一看iPhone12和iPhone4長得差不多,這也差不多,那也差不多,其實不是的。我告訴大家,iPhone12用的芯片現在已經到了5納米級,是iPhone4算率的80倍,最快算力可達到11.7億次/每秒,非常牛。

現在我們國家要數字化轉型,要把高科技這塊提升上去。數字化轉型大家一定要清楚,不是簡單地把你過去做的事情從線下轉到線上,而是重新定義業務,這一點我們有一些企業是不了解的,就認為數字化轉型僅僅是原來在線下現在搬到線上,不是這樣的。

它是要借助自動化和智能化,根據環境和基礎設施的變化重新定義企業業務,在這一點上,我們被卡在——芯片。

現在我們國家最大的擔憂就是美國可能用一個戰術動作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對美國的戰術動作做出戰略性應對。由于美國卡我們的芯片,我們國家準備投入9.5萬億來做芯片。

芯片現在到了一個什么級別?以硅為基材的芯片,已經做到了2納米,IBM就是2納米,臺積電3納米的已經成功。IBM2納米成功后發現實際硅作為基礎材的芯片里面,幾乎已達到了香農定理的極限。

現在臺積電的研發部門已經將鉍進行優化,將來我們很可能花那么多錢把硅作為基材的芯片研制出來后發現,整個的基材變了,不再是以硅為基礎材料而是以鉍或者以石墨烯作為基礎材料,所以現在我們很擔心被帶進一個坑里。

就是說它把你帶到硅基材的坑而實際上接下來的突破不是以硅為基材,現在國家科技部出臺了一個非常獨特的政策,叫“揭榜掛帥”。對揭榜單位,沒有注冊時間的要求,沒有年齡的要求,沒有學歷的要求,沒有職稱的要求,就是什么人都可以來揭榜,只要你有那個本事,這個榜單上的那些關你要能夠攻破。

只要兩個東西,第一個你要立軍令狀,如果你攻不下來怎么辦,第二個要有里程碑,什么時候做到哪一步。

這個是我們國家從未有過的破天荒的一種措施,就是完全不問出身,“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現在就是用這種方法,我們也是動了非常大的決心來做這個事。

2. 推出跨境服務貿易的負面清單

針對國際上對我們的封鎖,國務院很快就會推出跨境服務貿易的負面清單,它會有三個版本,自貿港版、自貿實驗區版、全國版,過去開放的貿易都是貨物貿易,就是賣東西,將來我們要開放的就是服務貿易,而服務貿易這三個版本,負面清單將“取消境外服務提供者的商業存在限制”作為重點。

境外服務的提供者,在我們國內有大量的商務限制,比如說銀行,外資銀行有很多業務我們是不允許它做的,那么將來像這些都要取消掉,允許跨境提供服務的領域,將大幅增加,極大提升我國跨境服務貿易自由化程度和可貿易范圍,這樣就為我國數萬億的服務貿易市場開啟更大的增長空間。

第二點就是你們美國,你們G7,你們聯合全世界對我們進行封鎖,那我們就把門開得更大,因為資本是逐利的,我們用這種方法來對沖全世界對我們的封鎖。

3. 推進數字化

數字化現在已成為國家戰略,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工信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了《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同創新體系算力樞紐實施方案》。

 

這個方案簡單地講,就叫“東數西算”工程,我們現在所有搞這種數字化轉型,都要關注,這是國家四個部委出臺的。

“東數西算”就是全國不再是零星的、零碎的來進行數字化轉型和轉移,而是要求一體化地實施推進:

第一,網絡一體化。圍繞著集群建設、數據中心直連網、建立合理網絡結算機制,增大網絡帶寬,提高傳輸速度,降低傳輸費用,圍繞集群穩妥有序地推進新型互聯網交換中心,互聯網骨干直連點建設。

這幾句話挺拗口的,但你要注意國家在推這個東西,所以我們如果正在做數字化轉型的話,我們要注意國家政策的變化,我們要做網絡一體化的準備,就是你自己的局域網要能夠連接進這個大網。

第二,能源一體化。圍繞著集群配套可再生能源電站,擴大可再生能源市場化的交易范圍,從省、區、市層面對數據中心集群進行統一的能耗指標調配,集中保障數據中心用地和用水資源。

我們數字化最發達國家是東部地區,但東部地區恰恰沒有電,電力保障很脆弱,而西部地區的數字化落后于東部地區,但它們有電、有水、有能源,這些國家是統一起來了,“東數”就是把數據的應用放在東部、中部和全國。但你算力的數據中心要往西部放。

第三,算力一體化。這點大家高度關注,因為我們基本上都在搞數字化轉型,在集群和城區內部兩級算力布局下,中央要推動各行業數據中心,加強一體化的聯通調度,促進多云之間,云和數據中心之間,云和網絡之間的資源聯動,構建算力服務資源地。

我們構建設備數字化轉型的時候,要考慮到國家正在做這個事,能用國家的資源盡量用國家的資源,而且國家資源它是多云聯動,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數據各方面的共享也更好一些。

第四,數據一體化。數據的共享開放,政企數據融合應用等數據流通共性設施平臺,試驗多方安全計算,區塊鏈、隱私計算、數據沙箱等技術模式,構建數據可流通的環境。

這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我們數據這方面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很多數據不開放,沒辦法共享,將來我們國家是要求數據要開放、共享的,這個我們也要密切關注。

第五,應用一體化。展開一體化城市數據大腦建設,選擇公共衛生、自然災害、市場監管等突發應急場景,試驗開展數據靶場建設,探索不同應激狀態下的數據利用規則和協同機制。

將來在數據應用方面,一體化對我們所有企業也是一個大的利好,大家最主要是不要重復進來,將來一些端口由國家統一,我們有一些投資沒那么急的話可以分布實施,把現在要應用的一些東西進行硬件和軟件的投資。要是沒那么急于應用,可以等我們國家“東數西算”戰略出臺,免得有一些浪費性投資。

其實我還記得,當年有朋友做800兆集群,當年摩托羅拉,就是大哥大賣得最火的時候,有朋友因為800兆集群價格低很多,就推出來800兆集群,后來馬上中國聯通就成立了,中國聯通一成立以后,中國電信、移動的資費就下降,手機的價格就下降,立馬800兆就倒閉了。

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就是當國家的戰略、國家的政策出臺后,它會影響到一些企業,你原來的投資可能變成一個無效投資或者是低效投資,這個就很糟糕了。

4. 推進內外貿一體化

商務部等7個部門聯合制定了《商品市場優化升級專項行動計劃(2021-2025)》,明確提出推進內外貿一體化,并重申鼓勵商品市場組織產銷對接活動,按照“同線、同治、同標”的要求,支持出口產品轉內銷。

我們看一個數據,2020年,我們國家最終消費率54.3%,2011年-2019年,我們國家的最終消費率平均是53.4%,就是說最終消費率現在在逐步提高,盡管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的沖擊,但2020年仍然是最高水平。

現在政策正在做細化的方案,估計接下來就會有很多的細則要陸續出臺,會幫助我們外貿型企業更好地過難關。

5. 碳中和帶來巨大的機遇

這個和每個人都有關,中央對碳達峰、碳中和推出了系列措施,今天沒一個人能躲過。今年以來一些地方行政性減排措施出臺,唐山市已經宣布鋼鐵全行業減排40%,減產30%-50%。所以由于供給收緊,鋼材價格今年明顯上升。

由于中國近年來穩坐全球鋼鐵生產和消費的頭把交椅,所以全球的鋼鐵市場格局將迎來變局。在成品市場中,我們去年大約出口了5400萬噸鋼材,我們減產的缺口需要從美國和歐洲和南美的產能填補,所以整個世界的鋼材市場會有一個很大的重組,對原料市場的沖擊可能更為明顯。

中國去年貢獻了全球鐵礦石海陸貿易的75%,鐵礦石的價格在最近會見頂,下半年很可能下行,因為中國現在在這方面出了措施來遏制。 

鋼鐵這里我稍微多講幾句,現在國務院已經要求鋼鐵生產要從高爐轉向用電弧爐,已經明確要求了比例,就是電爐生產鋼鐵,而不用煤炭、焦炭來生產鋼鐵,這個比例都已經非常清晰,并下達了。

 

既然用電是個非常大的需求,那再生能源會是一個很大的機會風口,我們國家對電氣化率已經有了明確目標,目前電氣化率是27%,到2030年要求達到35%,到2050年要達到60%左右,這里面用電和用再生能源,會有非常大的要求。

未來中國將加大對智能電網和儲能技術的投入來提高電力傳輸效率,在十四五期間,相關投資額將超過6萬億。

用一句結論性的話就是經濟將全面電氣化,電力來源將新能源化,這兩塊都有著巨大的投資機遇。

在節能減碳方面,市場化的措施也在加強,對汽車行業的減排中國現在實施雙積分制,一個積分叫平均燃油消耗量積分,第二個是新能源汽車積分,從內燃機汽車的油耗和新能源車的占比兩個維度給車企評分,就是汽車制造商評分。 

內燃機汽車平均油耗目標超指標企業就會被扣分,就是你的油耗太高就扣分,如果你的油耗低就加分,所以2019年車企在中國銷售的汽車中,必須有12%是電動汽車,2021要增加為14%,就是這個汽車企業,你銷售電動汽車約14%。2022年要達到16%,2023年要達到18%,車企達不到這個比例,就要扣分。

第二個要達到碳積分指標,車企既要嚴格控制燃油車的油耗,又要多生產新能源汽車,如果實在達不到要求你就要從其他的企業那里,花錢買積分。碳市場今年就開放了,就是每個企業都會有你的碳市場積分指標,如果你超過了指標,就要從別的企業去買積分,如果你積分沒有超,還有多的,可以賣積分。

按照中國標準,特斯拉在中國每出售一輛電動汽車,不但賣車可以賺錢,還可以獲得5個碳積分。2020年特斯拉在中國賣出將近14萬輛Model3汽車,拿到了近70萬個碳積分,現在一汽大眾已經同意向特斯拉購買碳積分,如果成交,這是特斯拉在中國進行的第一筆碳交易。

6. 關注“一老一小”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家庭戶均規模由4.8降到了2.62,這個數據非常重要,就是我們上次人口普查每戶人家的規模有將近5個人,現在我們每戶人家的規模已經不到3個人,這是非常大的問題。

2030年我國整個社會需撫養人口值為25%,就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有25%加17%(17%是0-14歲的未成年人),這些人都不能生產都需要別人來供養,42%,你看多么大的一個數字,就是將來1.2個勞動力人口要養一個非勞動力人口,這是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現在我們中國人口老齡化和中國人口代際的傳遞,非常困難,中央也看到了。根據人口學、社會學的統計,人口的代際能夠傳承,需要每對夫婦要生2.12個小孩,但我們心里已經降到1.5個小孩以下了,一對夫婦都沒有生兩個小孩,甚至有很多夫婦只生一個小孩,還有一些夫婦不生小孩。這樣的話,中國將來的人口會劇烈減少,所以中央出臺《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

4月13-18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全國老齡辦組織了5個調研組到10個省市開展老齡工作專題會議,在4月20日,國家衛健委召開了老齡工作專題調研會,對中央提出了非常好的意見。國家新一輪養老服務體系規劃正在緊鑼密鼓地制定并于近期出臺,我跟大家稍微透露一下我們正在討論的十四五養老服務發展戰略方向。

主要包括:

1. 加快鋪設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網絡。

2. 增加養老服務供給。

3. 加快養老服務人才培訓。

4. 下設養老信息互通認證網絡。

5. 增加養老產業科技產品。

6. 增加適老化改造支持資金。

7. 加快融合醫養結合機制的廣泛應用。

8. 增加養老金融的選擇利用。

9. 加快養老服務跨域監管體系等等。

這個大家認真去想,現在我們很多地方是沒有適老化改造的,將來要大量地適老化改造,就是有很多地方是老年人去不了的,它又沒有電梯,又沒有老齡的輪椅的通道等等。

我們國家這個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包括了基本養老,養老服務、醫養結合、政策支持、社會參與、精神文化等方面,這些方面都有大量的商機,一老一小,一老就是將來對老人的服務,這一塊國家會有大量的支持政策。

原來我們講老年人養老服務,說我們有政策但不能落地,接下來就會密切落地,這個是一老,一小就是說現在很多夫婦不愿意生孩子,不愿意生孩子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生孩子和養孩子成本太高,將來國家會出臺和鼓勵大家更多的生孩子,現在不是三孩政策了嘛,我們認為會鼓勵更多的,比如四孩甚至五孩。

要是我們代際的更替,一個社會正常的2.1的生育率都達不到的話,那我們國家談不上發展,所以在“一老一小”這塊,我們企業家都得密切關注。

03企業的戰略轉移

1. 不做什么比做什么重要

真正的高海拔攀登高手大多是風險管理大師。一位著名的登山者萊茵霍爾德·梅斯納爾被稱為“登山皇帝”,他是首位登上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登山家,所有8000米以上的雪山他全部都登過,獲得了極大的榮譽。

但大家注意,在一次采訪中記者問他你認為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他很遺憾地對記者說,人們只關注過我攀登過多少次高峰,卻從來沒有關注過我有多少次下撤,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就是多次放棄。

我們往往看到了他的得,沒看到他的舍,其實我們講戰略管理,很重要的一點是不做什么而不是做什么,不做什么這個是我們非常關注的。我現在是中國飛鶴的顧問,中國飛鶴就是一家做奶粉的企業,在疫情這年我們就做奶粉,銷售達到了210億,今年我們的銷售目標是260個億,在戰略運籌中,飛鶴乳業從來都是很清晰不做什么,或者是放棄什么。

2. 自主創新

自動駕駛現在在全世界,我們說領先級別的,至少有3家企業,一個是百度,一個是谷歌,一個是特斯拉,我們看一下特斯拉是怎么樣來進行路測的,特斯拉的路測48億公里,百度才1000萬公里,谷歌才3200萬公里,你和特斯拉怎么比???

我們再看一下特斯拉的情懷,2014年6月12日馬斯克宣布免費公開特斯拉所有專利,結果2014年6月21日,他就在全世界公開了271項專利,其中包括了發明專利有263項,外觀專利他公布了8項。

我們再看樂視企業在什么時候成立的?就在特斯拉把專利一公布,它宣布成立,接下來蔚來也在2014年11月成立,2015年1月小鵬汽車成立,2015年7月理想汽車成立。

我要告訴你的意思是什么?我們很多所謂的自主創新、自我發明其實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包括淘寶,淘寶也好,支付寶也好,全是別人先做然后我們再跟進,豐田汽車也把所有的氫能源專利全部向全世界公布,免費可以使用,所以我們講企業家和商人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企業家獲取的利潤不是為了自己享受而是為了增進人類的幸福感。

包括喬布斯,包括微軟的比爾·蓋茨,偉大的企業家他們的情懷都不是說我要掙幾個錢,這個和一般做生意的小老板完全是不同的概念,而反過來,李嘉誠說過一句話,他說人找錢是找不到的,要讓錢找人才行,誰不想賺錢啊,你能賺到嗎?你越不想賺錢,可能錢越過來,你越想賺短期的錢,那么那個錢就離你越遠。

說心里話,馬斯克他的目標和另外的一些企業家目標是不一樣的,當然這里有個階段的問題,包括我們的企業家應該說絕大多數是有理想、有情懷的,但理想和情懷是建立在經濟實力、經濟能力之上的,我們一開始可以求生存,但我們一旦站住腳之后就要把格局放大。

現在為什么那么多企業要進入汽車領域?

汽車將成為一個全新的概念,根本就不是過去的汽車概念,所以現在要換車的朋友,我是建議你不要那么急于換車,兩個原因:

第一,我認為我們的汽車自動駕駛技術在兩年內會有很大的突破,現在外面賣的車一般是自動駕駛的L2級或者L2+級,自動駕駛最高級別是L4,L4叫完全自動駕駛,就是你打開車門沒有方向盤,那么現在我們接下來這兩年很可能L4會成熟,相關的法律法規也會制定出來。

第二,我們新能源汽車用什么能源,現在也沒有最后定下來,現在大量是電動汽車,到底是用電動汽車為主要方向還是用氫能源汽車為主要方向,現在全世界都沒有一個定論。電動汽車現在技術很成熟但它的污染尤其是廢舊電池的污染非常嚴重,而且電動汽車有續航里程的問題。

氫能源汽車排放是0,特別好,但氫能源制作的成本太高。所以我建議等兩年在買車,那時候可能自動駕駛也成熟了,到底用什么樣的新能源也確定了。

3. 華為的戰略轉移

我們再看看華為,華為除了進入汽車領域以外,還在加大對國內政企數字化市場的投入,在國外市場受阻的情況下,中國區的業務成為華為關鍵性的增長因素。 

當前政府和企業的數字化信息不斷地涌現,從發布會來看,華為預整合多個業務線的生態,來發力B端市場,華為將來C端基本上是很難做了,這也是一個戰略轉移。

華為中國的政企業務副總裁何達炳表示,目前行業數字化可以分為五個級別:

L1信息化增強,L2場景數字化,L3業務數字化,L4數據資產化,L5數字化變革。

這五個級別你可以直接對標。華為面對L1級客戶提供領先的ICT技術,面向L2級的客戶提供行業場景化的產品組合能力和云管端邊的架構能力,面向L3級的客戶提供業務的上云的能力,面向L4級的客戶提供數據資產化能力并推行行業標準化,向L5級的客戶提供數字化咨詢與集成能力以及輔助運營能力。

現在華為把大量的市場從國外轉到國內,從C端轉到了B端,這都是非常大膽也是無奈的戰略選擇。

4. 小米的戰略轉移

4月19號開幕的2021年上海國際車展上,華為、百度、滴滴、大疆等科技公司都講我們搞自動駕駛技術,只有小米說我要造整車,所以雷軍是相當猛的。雷軍曾和他尊敬的老師、清華大學的一位教授有過一番交流,恰巧教授也是我的好朋友。

她就跟我講:雷軍自己說他反復問自己——10年前創辦小米他就反復問自己——還能有10年前一樣的勇氣嗎?還有10年前一樣的決心嗎?甚至還有10年前一樣的體力嗎?

但是經過85場業內的拜訪溝通和200多位汽車行業資深學者教授和4次管理層的內部討論會,兩次正式董事會以后,雷軍終于做出造車的決定。

已過知天命之年的雷軍稱:小米造車將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戰,現在我們幾乎大多數的企業都在轉型。

企業家的境界是什么境界?就是我知道難,我知道不容易,但就是因為難,因為不容易,所以我才要去做。不在容易的地方,而是跟人家在紅海中競爭。

04結語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做好了這個準備,我們國家現在的產能在國內的供應基本過剩,那么現在我們要突圍,就一定會遇到非常艱難的過程,我們要做好兩個準備。

第一個準備就是我們要做好放棄的準備,有一些東西我們可能要放棄,要重新開始。

第二個準備就是我們要做好艱苦奮斗的準備,可能又一個艱難的時期要到來。

埃隆·馬斯克講過,“你想過普通的生活,就會遇到普通的挫折,你想過最好的生活,就一定會遇上最強的傷害。這個世界很公平,想要最好的,就一定會給你最痛的”。

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版權所有   |   京ICP備13023518號-1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3807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百萬莊大街16號1號樓6層   |   郵編:100037   |   電話:010-68596456 / 68596458
戰略合作伙伴、技術支持: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機經網(MEI)

在线亚洲欧美中文精品第1页